您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 刑事诉讼
 
周立波事件,中国法律管得了吗?
[2017-2-7 11:27:17]  发布人[博纳新]
     据媒体报道,中国著名脱口秀演员周立波于当地时间19日在美国纽约长岛莱亭顿因涉嫌非法持有管制药物、非法持有武器、非法持有枪支和开车使用手机而被当地警方拘捕,20日缴纳保释金已获保释。面对大批守候在庭外的媒体,他冒出的第一句话是: “感谢祖国。”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周立波在美国犯罪事实成立,但作为中国公民,回到国内后,他在异国的犯罪行为是否还会受到我国刑法的处罚?
 
  情形一:保释期间潜逃回国
 

  据媒体报道,周立波目前身处美国且处于保释阶段,等待当地法院进一步的开庭审理。中美法律对保释(取保候审)有着大体相同的规定,即犯罪嫌疑人在保释期间不受实际羁押而获得相对的自由,但行动受到一定限制,未经有关机构批准,不得离开一定范围的区域。因此,周立波目前原则上至少不得离开美国境内而待审。但假使周立波在此期间为逃避处罚而私自离开美国潜逃回国,且永不踏入美国半步,则如何处置?若真如此,美国应当不会基于周立波并非十分严重的犯罪而向中国要求引渡,并且基于“本国人不引渡”的原则,周立波因此不会落入美国司法机关之手。假如周立波以在国外犯罪之身身处中国,我国司法机关可以对其处刑吗?当然可以!

  周立波在美国的行为极有可能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
 
  我国《刑法》第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照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周立波在美国涉嫌犯罪的4种行为的前3种行为在我国亦涉嫌犯罪,即非法持有管制药物可以构成我国的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武器和枪支可以构成我国的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按照我国《刑法》第348条以及相应司法解释的规定,非法持有相应毒品10克以上便可构成犯罪,处最高3年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最高处7年有期徒刑。同时,《刑法》第128条及相应司法解释规定,非法持有军用枪支1支(非军用枪支2支)以上或军用子弹20发(非军用200发)以上的便可构成犯罪,最高可处7年有期徒刑。

  可见,周立波在美国的行为极有可能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数罪并罚极大可能需判处3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需要按照我国刑法严格定罪处刑。即使最终按照我国刑法只需对其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国刑法亦可适用。因为刑法规定的是“可以不追究”,那么我国司法机关完全可以依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和需要(如有数罪情形)决定追究。

  情形二:服刑完毕后回国
 

  假如周立波全程配合美国司法机关的调查和审判,并实际服刑完毕后回国,我国刑法应当如何待之?

  我国保留了适用刑法的权力。
 
  依据我国《刑法》第10条之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可见,对类似在美国接受审判并服刑完毕后回国的案件,我国基于国家主权原则,保留了适用刑法的权力,对外国判决采取一种“消极承认”,即我国司法机关可以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和需要决定是否承认外国的判决进而决定是否依据我国法律独立对案件实施再次的审理。
 
  在法理上,基于对他国主权和司法权威的尊重以及避免对犯罪人的双重处罚并尽可能有利于犯罪人的重返社会,一国原则上应当尊重并承认他国对本国犯罪人已经作出的判罚,但在一定情形下,本国完全可以且应当发起对案件的再次审判。就以周立波案件为例,如果美国当地司法机关对周立波进行了审判,但最终判罚较我国刑法而言过轻(如按照我国刑法应当对周立波判处5年有期徒刑,而美国当地仅对其判处缓刑),以致出现了明显的罪刑失衡;还比如美国当地对周立波判处较长时间监禁刑,但周立波很快便被假释出狱,实际服刑时间很短;再如周立波服刑完毕回国后不思悔改,很快便在国内再次实施相同或者其他比较严重的犯罪行为,构成累犯。在此些情形下,周立波回归故里后,我国基于罪行均衡原则以及惩罚和预防犯罪的实际需要,司法机关完全应当追究周立波在美国的犯罪行为,独立对其审理并重新对其进行定罪量刑。
 
  不可否认,基于周立波的名人效应才引发了异国犯罪的国内外法律适用的关注和探讨。但可以预见,随着中国人的足迹遍布世界现象的日渐凸显,除了周立波还会有更多的王立波、李立波在外国犯案。所以,社会公众知晓相关法律、司法机关正确合理适用相关法律,应当成为常态。最后,期待周立波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能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抛开名人效应,受到法律平等公正的对待!